Aequitas

Wir warten auf den tod.

莫尔x达里尔:(1)时过境迁

【背景】达里尔和莫尔从丧尸病毒爆发到去亚特兰大期间的故事,以达里尔为第一人称的半日记;有OC人物。

  【配对】主莫尔x达里尔,亲情向

  【分级】PG

  【简介】第一章,

  六月的乔治亚州仍和往常一样热的像个火炉,不同寻常的是这火炉里多了份该死的阴沉。夕阳西下,树林阴翳。没有十字弩,老子连只松鼠都逮不着! 让人更烦躁的这虫鸣像是要把这片林子掀个底朝天,似乎连它们都在嘲笑人们怎么会陷入这样的窘境…近期发生的一系列破事真的让我头疼。那是从上个月的今天开始,从这个世界像得了可怕的瘟疫般堕落开始……

  我是达里尔.迪克森,我有个该死的哥哥。

  天杀的莫尔一定还在那个该死的监狱,不然他早就回来找我了。好在我们离那监狱又更近一步了……老实说,我真的很想他。虽说他的确是个混蛋,天底下最牛X的混蛋,那些怪物一定伤不着他,一定伤不着,嗯……

  我们的爸爸没这么幸运。当我和杰斯发现他已经太迟了,那些活死人剖开了他的肚子(那天他和往常一样独自上山打猎)。"他没救了。"杰斯叔叔提醒我。令我不安的是我并没有感到多么悲伤,甚至有种解脱的快感浮上心头……但我下不去手,杰斯拿他的格洛克手枪结束了他。

  我们的父亲是个酒鬼,比莫尔更混的混蛋。好在从此我们再也不用忍受他的虐待了,再也不用了。至于母亲,她比我们更早就摆脱了他。14年前的一个下午,她在吸毒时睡着了,而烟火点着了床单乃至整座房子,等我回来时——一切已经灰飞烟灭了。

  物是人非事事休。莫尔这个混球就在两年前离家出走了,让我一人承受老爹的折磨。等我找到他,我真想拿他的朗姆酒瓶敲碎他的脑袋!不过我打赌他现在一定连肠子都悔青了,后悔抛下我!天知道会有这种事,人们突然都像疯了一般,活人和死人!死人吃活人,活人们自相残杀……我真想赶快找到莫尔,他一定也很想我!

  不出意外,明晚之前我们能赶到监狱救他出来。感谢上帝,崔茜大小姐愿意帮我。老子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和条子合作! 已经一个月了……父亲死后我和杰克叔叔开着卡车向目的地亚特兰大奔进。早些时候,政府在收音机里通知民众向大城市转移。路途十分遥远,车子很快就要没油了,因此我们不得不进到小县城里。那里简直——彻底瘫痪了,尸横遍野……我们最终找到了加油站,然后打开了那天杀的发电设施(没有它就没法加油),然后妈的,那玩意发动的声音把行尸全吸引来了……我不想回忆我是怎么从尸群里逃出来的,我他妈浑身就一把匕首一根棍儿……老兄,那简直是噩梦。

  一路上不停地收集资源,我们需要足够的弹药来应对这些恶心的怪物。这让我第一次觉得我国的枪支管理棒极了——你几乎在每一个沦陷的屋里都能找到一两把枪和弹药。你还能找到被某些人翻烂了的黄色杂志——都垫了桌角。我承认在这种时候,这些东西还是很有利于发泄不良情绪的……

  去伐木厂搜刮的那天晚上我们兵分两路。后来杰斯被尸群困住了,他不该那么轻易地开枪,唉!砰砰地尸群都被引来了……好在旁边有个更大的发电机,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开了它,这才声东击西地把尸群引了过去,可算脱险了……

  跑回停车场的路上杰斯在浑身抓痒——他在刚才的搏斗中被抓伤了。

  你很清楚会发生什么,也很清楚该怎么做。

  我真的恨这一切——我不得不面对。

  他是我的亲人,一个相对不那么混蛋的人。他会在父亲打我们时来拉架,只要他在。

  "动手吧,达里尔。"杰斯已经奄奄一息。

  我以前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已经足够操蛋的了,而那一刻我真希望时光倒回五月前,回到那个操蛋的世界

  我曾想过我们会以何种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当我和莫尔还有他的狐朋狗友们坐在木屋院子的草地上,悠闲地打着桥牌。听到村监狱的一级罪犯就要被执行枪决时,我就想说不定多少年后我和莫尔就和他们一个下场;记着贾斯汀那小子因为失恋就投湖自尽了——那女孩瞧不上他。警方一周后在河流下游找到了他的尸体——相信我,那场面给你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已经让你找不到任何合适的词来形容那是什么程度的恐怖与恶心了……

  何等的丑陋! 简直他妈是种侮辱!没有什么比这般死去更羞辱了!

  杰斯叔叔的脉搏已经停止跳动了,我举起那把格洛克手枪——

  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我不希望任何人变成那样。

  "我很抱歉,叔叔。"我摁下了扳机。

  迷离、恍惚中我感到肩上搭来的熟悉的温度——比尔将我拉回了现实。"走神儿了?"德裔老医生咧嘴笑着,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月光下,他深邃的眼窝被这猥琐微笑一挤,显得更瘆人了。我定睛一看,这一切都他妈是真的——我和他们的营地,德裔医生比尔挺着啤酒肚,顶着谢顶的脑袋就坐在我身旁,今天轮我俩值班! 环顾四周——带着鸭舌帽的汉克一手搂着珍妮弗,这对夫妻正烤着老子今天捕到的兔子,看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仿佛这个世界发生的这些惊天动地的变故都和他们没关系似的……那帐篷! 我要没猜错的话,青春活力美少女莉迪亚正和崔茜.沃辛顿警官在里面……

  德裔老医生比尔递给我一支烟,"你也想女人了吧?"那眼神让人琢磨不透,"莉迪亚是个火辣的妞,她的屁股……"他咽了咽口水,"可惜瞧不上我这糟老头子,你可得珍惜人家,人家对你那么……"

  "我在想我叔叔。"我冷冷地说,接过了他的烟,"还有我哥。"

  "……还有崔茜~"

  "还有你妈!" 我有点不耐烦了

  几秒的沉默和尬视之后,噗嗤一声我们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还、还有你妈?!"比尔笑地呛着了,"你真他妈是个天才……!

  "闭嘴! 我的天! 你们想引来行尸吗?!"崔茜不知何时从帐篷里探出身来,她那双虎眼睁地贼大,狠狠地瞪着我们,那头犀利的金发炸了毛似的,在月光照耀下让她看起来更为强势,"占个岗都不能消停点?"

  我离这么远都能看到她那因经常发怒而冒的一脸痘。

  "尤其是你,迪克森先生。"崔茜总跟我过不去。

  "遵命,老妈子~"我无奈怂了怂肩。

  比尔俯身到我耳畔,"这绝对你妈烦人多了。"

  我深表赞同,我俩又忍俊不禁,低声地——笑到腹痛……

  星月交辉,比尔蜷缩着笨重的身体侧身躺在草坪上,怀里抱着他那把散弹枪,"打个盹,换班时叫我。"他眯上眼。我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不是很想搭理他,最终无奈拍了拍德裔老医生的肩头。

  我对营地里这些个孬种们根本没有半点兴趣,我只想找到我的哥哥莫尔。

  地平线在这黑蓝的夜色中显得更为朦胧了,双眼迷离地寻找着它,好让空虚的灵魂有个寄托。月明星稀,望着远处影影绰绰的森林,我总是不由地怀念起那个操蛋的世界,我和莫尔操蛋的生活。打猎,游戏,酒吧……我甚至有点怀念莫尔那戏谑的口吻,"听着,达尔丽哪,"他有时还能说点有用的屁话,"人生如打猎……"

  "不做屠户,便为羔羊"。

  

  

  ——待续——

评论(1)

热度(13)